101系选秀落幕,社内选秀风正起时

《东方都市网》华东第一门户网站!
 追踪网络热点,关注民生动态,传播大沪文化,倡导网络新时代!
http://news.dongfangdushi.com/东方都市网欢迎您! 
东方都市网-东视融媒【东方都市号】:

作者 | 丁茜雯          编辑 | 范志辉

眼下,如何在101系选秀风光不再后重启选秀热潮,是东亚偶像圈面临的共同议题。

今年,在中日韩练习生参与的101系选秀综艺《Boys Planet》持续迎来不到1%的低迷收视率之际,日韩偶像市场也在这一疲态明显的造星链条外,为秀粉带回了“社内选秀”这一老玩家。

3月6日,韩国YG娱乐宣布将公开新女团Baby Monster出道企划节目《Last Evaluation》,也让暌违已久的“社内选秀”再度回归大众视野。无独有偶,日本杰尼斯事务所也于2月末推出特别节目《杰尼斯Jr.CHAMP》,将关东、关西百位杰尼斯本社Jr.练习生汇集,以舞蹈、体育、特长三个类别决出MVP。

与此同时,随着内娱选秀综艺被叫停,最后一个限定团INTO1也在3月宣布即将发行告别专辑,选秀在内娱却仍然未能“翻盘”。

目前,日韩经纪公司再度押注社内选秀,实则也与叫停选秀的内娱如出一辙,共同陷入了101系辉煌不再的选秀困境。但这也意味着,选秀玩法并不会真正从偶像产业消失,只是从公开平台的“厮杀”,转向经纪公司的内部消化。

什么是社内选秀?

社内选秀这一体系,在日韩偶像市场由来已久。

所谓“社内选秀”,顾名思义即经纪公司为某一出道企划操刀的内部选秀。不少头部经纪公司还会选择将企划内入选练习生公开选拔,单独策划为一档社内选秀节目并将其投入偶像市场进行“人气检验”。

社内选秀的逻辑与由平台、卫视主办的选秀节目并无差别,本质都是让粉丝沉浸式体验“全民造星”的快感,以此来建立更为深度的羁绊关系,加速偶像团体的孵化养成。

例如,韩国JYP娱乐旗下女团TWICE,便是该公司在2015年与Mnet合作的社内选秀节目《SIXTEEEN》中选拔的出道成员,形式为9名练习生与7位女团候补为出道名额进行竞争,并设置观众现场投票、决定顺位。

但不同的是,社内选秀并非如选秀综艺那般,按照既定节目规则有序行进,反而经纪公司拥有高自主权,可随时根据受众反馈调整规则。比如TWICE便是在最终7个出道名额确定之后,再由社长朴振英考虑观众投票结果,追加两名前期淘汰练习生MOMO、子瑜,最终形成TWICE的9人出道阵容。

这一综合考量公司运营、粉丝意见的选秀模式,内娱也早有效仿。2019年,时代峰峻推出《台风蜕变之战》,将原“台风少年团”成员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与练习生贺峻霖、张真源、严浩翔打包送入,而原计划的五人组名额也在节目后期逐渐瓦解。

经节目统计,支持全部出道的投票比例高达40多万票,远高于五人组成团5倍之多,“七进七出”的选秀结果,一定程度上也缘于粉丝为该节目打投了近2000多万元,更体现了偶像的商业价值。

可以看出,社内选秀并非如同101系选秀全权由粉丝投票决定顺位、出道,经纪公司的意见也往往能够颠覆排名。这是因为,101系选秀综艺往往是站在限定团运营角度考虑,快消模式下以偶像人气是否能够短期高质变现为衡量标准;而社内选秀主打长期运营,是预定正式推向市场的长期稳定的偶像产品,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为推新进行预热曝光。

与此同时,也并不意味着经纪公司、制作人选择便是粉丝之所向。

比如,2020年出道的韩国男团ENHYPEN便是由粉丝掌握主动权投出的与制作人意见相左的阵容。该组合由韩国HYBE集团与CJ E&M集团联手推出的《I-LAND》选拔而出,制作人方时赫倾向将95后日本练习生K放入出道组的选择与大众选择全员00后的阵容相差甚远,令大量粉丝不得不为保住“民选”而联合投票,最终形成了粉丝拟定出道阵容的ENHYPEN,仅出道一年便还清这档社内选秀节目投入的200亿韩元成本。

可以说,过往海内外社内选秀的“高光”案例,也为现下跃跃欲试的诸多内地经纪公司打出了极为有信心的样本。除了吃到第一口螃蟹的时代峰峻,越来越多的经纪公司也开始选择将这一选秀作为“起死回生”的途径之一。

社内选秀面面观

距离101系选秀的一炮而红,已有近八年;距离内娱选秀“殉了”,也已过两年左右。

不可否认的是,101系选秀在中国偶像产业,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意义,蔡徐坤、刘雨昕、周震南等均在此之后活跃在头部偶像前列。但随着内地品牌与平台绑定粉丝经济的“氪金”受阻、练习生质量偏低、选秀叫停后无秀可选,传统选秀造星的疲劳也已然加剧。

我们也注意到,诸多内地头部经纪公司也纷纷着手推动练习生走向公开社内选秀流程,且在日韩案例的基础上拉长选秀战线,更具有长线钓大鱼的意味。

像时代峰峻旗下TF三代,自2017年陆续公开以来,便多次推出与社内选秀无异的“非正式选秀”。2019年,其推出“新年音乐会”企划打投排名,前三名可获得公开表演舞台,吸引粉丝投入近60多万元;而2020年练习生开通微博账号点亮“出道位”活动中,也吸引粉丝投入超过100多万元。

基于此,也让TF三代练习生提前进入番位争夺,社内排名变动弹性较大。比如在今年2月时代峰峻公布的官方照中,此前位居第六名的练习生张泽禹成为第二名,而朱志鑫依然稳坐C位。或许也是铺垫已久,类似《台风蜕变之战》的三代正式出道社内选秀,也被曝出今年正在筹备中。

同样,哇唧唧哇也在今年开启“小哇音乐社”企划,虽尚未走向自行孵化练习生社内选秀的系统步骤,但目前来看,已陆续曝光的练习生们在路演、生活Vlog、考核团综等物料的持续供应下,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粉丝圈层认知。而哇唧唧哇集选秀、综艺两手抓的过往经验,或也将在时机成熟之际为其筹划“出道生存战”,来弥补旗下INTO1解散后的偶像组合空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练习生的先后曝光也会影响到社内选秀的结果。拥有一定认知度的练习生于社内选秀节目中的压倒性支持,必然会调动大众选择。2013年,YG推出名为《WIN:Who Is Next》的社内选秀节目,将11名练习生分为两组以队伍性质出道。

其中,在国民选秀节目《Super Star K2》进入四强且Solo出道的姜胜润和《Super Star K》出身的李胜勋已具有一定的稳固粉丝,其带领的A队两次演出观众投票均超过50%比例,这也与制作人杨贤硕所带领的评审团队选择截然相反,而A队也最终成功击败B队以“WINNER”名义出道,出道仅5天便创下韩国男团获得音乐节目一位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目前,坤音娱乐、乐华娱乐、SDT娱乐等内娱知名经纪公司也均有所相关投入。可以预料,社内选秀或也将成为后续经纪公司对外推出新人偶像的宣传手段之一。

毕竟,由经纪公司主导的社内选秀,其实在交由定向人群择选的情况下,也是将投入成本的风险最小化。与其承担直接推向市场面对粉丝取向波动带来的风险,不如由粉丝享受参与造星的过程,加深羁绊感的同时,也更明确市场选择。

但这也不意味着,社内选秀便足以成为“拯救”内娱选秀的一大捷径,其也可能因公司、平台限制,无法出圈,也可能会成为自娱自乐。

像Kakao集团旗下IST娱乐去年所推出的《THE ORIGIN- A,B or What?》可谓“无人在意”,脱颖而出的练习生组成新男团ATBO并未引发关注,如今也已回炉选秀节目《PEAK TIME》争取曝光。而在2021年,乐华娱乐便曾与爱奇艺筹划内部选秀《下一站出道》,计划从两组预备团中挑选可成团的出道名额,但直至今年也并未启动。

换句话说,社内选秀的限制和难度,并不亚于平台选秀。

放眼看去,目前内娱能够做起社内选秀的经纪公司也不过三两个。可见,沉没成本的投入、成熟的偶像培养体系、家族性粉丝受众黏性等构建条件缺一不可,这也是中腰部及以下经纪公司难以承受的。

更重要的是,受众对于选秀的热情,很大程度上还在于“找乐子”的心态,以及亘古不变的“CP”产出。

现有社内选秀公开人员中,哇唧唧哇的小哇音乐社、时代峰峻的TF三代、四代均大量依靠CP吸粉入坑,内部闭环消化的效应也令练习生捆绑程度加深。一定意义上,在带来双人效益的同时,却也成为了偶像良莠的变量,而这对于社内选秀来说,也就成为了甜蜜的负担。

为何内娱需要社内选秀?

近期,《Boys Planet》的中国练习生大量缺乏系统培养的歌舞不佳表现,也被网友戏言,“太丢人了,这个秀是非选不可吗?”,甚至一度产出“雾都雾里七个八”的出圈笑料。

很显然的是,内娱练习生的“赶鸭子上架”式的速成公开,在选秀中已不再具有新鲜感和包容性。相比起日韩选秀是因偶像工业化过快,导致需要选秀分流推向市场、消化偶像,内娱则依然停留在偶像产业大盘工业化不足与运作产业链不完善的矛盾之中。大众所期待的偶像,在大浪淘沙过后愈加苛刻。

而当选秀主动权由平台交由经纪公司后,速成捷径被封堵。没了短期抢占市场的时效性限制后,经纪公司更需要的则是长期能够产生价值的偶像产品。直白来讲,只要牵扯“选秀”,红利仍然是经纪公司、平台不愿舍弃的,尤其内娱粉丝经济这一雄厚“血包”,是未完全被开采完毕的“油田”。

在内地失去选秀的这两年中,大量无处落地的“秀粉”已转投向海外。

去年,尚在内地拥有一丝热度的《Girls Planet999》选秀落幕后,出道组合Kep1er中国成员沈小婷也成为不少秀粉的情感投射。自去年6月以来的两次回归专辑发售,粉丝为沈小婷个人投入的中输销量便陆续占据全团中输销量60%、80%,以压倒性的占比支撑着Ke1per单次回归不过40万专辑销量的基底。从这一切面来看,内娱粉丝经济的对外扶持,也令中国成为了韩国2022年音乐出口第二高的国家地区,高达5132.6万美元。

可观的消费受众,也是至今选秀仍未被平台、经纪公司抛弃的原因。某种程度来讲,有利于促成长期稳定且真情实感的“选秀养成”粉丝。说白了,受众需要的是“选秀”模式,无关展现形式如何,这也是为何社内选秀能够被头部经纪公司所青睐。

另一方面,这也是出于良性竞争、良性变现的需求。过往选秀变现方式主要围绕在广告、中插代言等品牌与平台之间的合作,对于经纪公司而言难有分成。而社内选秀虽为经纪公司主导,但偶像效应仍是大量品牌渴求的。像是《I-LAND》中,便有维他500、Bibigo等韩国本土品牌植入。

而社内选秀从公司内部自行决策,成为公开化、透明化的操盘内容,也就意味着终将成为一档“综艺节目”,其填补的是音综市场的空白。直白来讲,欣赏门槛低、包容圈层多样,且兼具娱乐属性的音综市场是极易出现爆款节目的。时至今日,哪怕传统的101系选秀不复存在,却并不意味着选秀就要从音综除名,社内选秀也可给予厚望。

或许应该说,内娱需要的,是能够卷动音综市场多元化的选秀,而不是“综N代”性质下的祖传模式选秀。一如当下B站在“淘沙”说唱音乐人的《说唱新时代》之后,成功在2021年推出主打原创赛道的《我的音乐你听吗》,社内选秀也是如此。

毕竟,中国的选秀生涯,从学院派的正统、草根的逆袭,再到如今的练习生与养成系交织的大环境,也是在不断更新容错率的过程中掀起一个阶段的热潮。可以说,选秀赛道依然会是音综市场不会放弃的内容,更是整个偶像产业不会拒绝的,只是如何再创造选秀类型,而被押注的社内选秀也或许会成为音综新赛道。

不过归根到底,摆在眼前的第一事实却是内娱练习生缺口在《偶像练习生》爆红之后已逐渐被补向饱和状态,职业发展空间也相对狭小。这也可能会造成头部经纪公司的垄断化,中腰部及以下则可能颗粒无收。

总体来看,内娱偶像市场的活力,还是需要选秀作为”鲶鱼”,搅动偶像产业这千亿量级大盘,这也是目前社内选秀被“抬”到台前的重要原因之一。更何况,相对来说,绝大多数内娱粉丝受众仍停留定位仍在眼球经济的内容取向上,有着极为可观的变现形式。

千帆尽过,大浪淘沙,粉丝经济犹在,选秀就不会绝。 

  • 关注微信

严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东方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东方都市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东方都市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出示权属凭证联系管理员(3455677927@qq.com)删除! 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阅读|上海东方都市网是电视台网站|上海东方都市网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爆料|上海报业集团|上海东方都市网专栏|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书评|投诉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有哪些内容|上海东方都市网在哪里看|上海东方都市网是什么样的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新版上线|上海东方都市网新浪博客|上海东方都市网新闻频道|上海东方都市网杂志|上海东方都市网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记者|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